下拉 二維碼
環球老虎財經

商務合作 請您聯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email protected]

滿足以下條件,獲得更高通過率:

1、貴公司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貴公司正在進行并購重組或戰略調整 3、貴公司正在發生重大融資 4、貴公司的產品具有行業性的重大意義 聯系電話: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舉報或投訴可聯系:
[email protected]

“牛市旗手”中信建投與“周期天王”的預言

環球老虎財經 韓理17356602/24 09:51

在周金濤執掌研究所大旗的時候,中信建投證券在券商叢林中并不那么進取而直接。而在2019年年初,仙逝的周金濤的預言,在2019年已然閃閃發光,研究所的話事人卻已經易手。如今,中信建投證券依靠《牛市的起點》,成功站到了券業C位,但沒了周金濤的中信建投,還能在合適的時候發出撤退的信號么?

標簽: 周金濤 牛市 中信建投

兩年多前,被稱為“周期天王”中信建投研究所一把手周金濤撒手人寰,留下了“2019年是暴富機會”的預言。而后每每股市暴漲暴跌,股民們都會回味“人生的康波”,順便期待2019年的到來。


兩年多后,中信建投發布《牛市的起點》,成功站到了券業C位。


2月21日,中信建投召開“牛市的旗手話牛市”的電話會議。中信建投認為,資本市場資本市場的兩個核心矛盾點:對內去杠桿和對外貿易爭端兩方面都在逐步改善,都能支持股市走向牛市。


中信建投還細致的將牛市的走勢分成了四個階段:第一階段是2500~2800點,即當前所處的位置;第二階段是4-5月,可能會突破3000點;整個下半年為第三階段,在3000~3500點之間;而在今年年底到明年為第四階段,該階段中信建投并沒有給出具體數值。


A股自2019年年初開始上漲,自年初的2440點,到今天收盤2800點,漲幅為14.92%,某種程度上印證了中信建投的觀點。


此前,中信建投的策略首席分析師張玉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也表示,當前階段就是A股牛市的起點,目前位置是寬信用的最初期,社會融資規模開始恢復,但結構還有待優化。因此,市場是一個震蕩上行的過程。震蕩過程中的底部逐步提高,平穩的慢牛。這個牛市的持續的時間還是比較長的。


過去一段時間,中信建投研究所一直比較低調。東財Choice數據終端上甚至無法搜到中信建投的任何研究報告。如今大膽預測牛市,中信建投的風格切換,不可謂不猛烈。


沒有“濤聲”的牛市


每個分析師都有一張嘴,中信建投的分析師團隊卻只有一個周金濤。


中信建投上一次頻繁置評牛市是在2015年。據不完全統計,2014年10月到2015年5月,中信建投以“牛市”為標題的研報就有10篇。


不過細看之下,就會發現,中信建投在這8個月中,正好將牛市的起點和牛市的終點預測反了。


2014年10月13日,當時中信建投的首席分析師周金濤連發了兩篇牛熊基因研究,看空當時“牛市即將到來”的觀點。


一篇是名為《無風險利率下降,牛市論是個大奇跡》,該文中稱:“無風險利率下降是最近解釋市場最時髦的觀點,A股歷史看,‘無風險利率下降帶來牛市’是不成立。”


“真正牛市期間,無風險利率是上升的,但利率上升,不一定帶來市場上漲。即便 2014 年 3-5 月,SHILBOR 及短期理財產品預期收益率顯著下滑,但上證指數并沒有反彈,證明了“無風險利率下降導致市場反彈”的偽命題。上世紀 50 年代以來,美國市場并沒有出現過非擴張期的無風險利率下降市場走牛的案例。”


另一篇則更為直接《中樞下移過程無牛市》,在該文中,直接表明了當時中信建投對市場的觀點:“于當前市場的表現,我們更愿意用“反彈”而不是“牛市起點”來定性;2015年,我們更愿意用“下跌”或周期“熊尾”而不是“牛市”來形容”。


現在回望上一輪牛市前上證指數的走勢,可以發現,在經過一段時間的發酵,2014年10月上證指數已經回暖至2500點左右,并且正在醞釀其第二次暴漲。


而在看空牛市的報告后,再以“牛市”命名的策略報告已經是2014年12月,并且此后周金濤就罕見于看多的策略研報的名單中。


周金濤的觀點,其實在普遍傾向于看多的券商研報體系中,其實是非常非常悲觀的。2014年下半年的幾篇文章,基本上從多個觀點論述了2015年不可能有牛市的判斷。


事實上,從一個宏觀分析師的角度,對牛市的看法基于經濟和利率分屬正常,但是他們唯一沒有理解的,是2015年牛市的基本邏輯,那就是純粹的錢潮,純粹的資金杠桿。


5000點吹牛


或許是為了“撥亂反正”,中信建投對這一輪牛市的一直保持了非常樂觀的態度。在2015年4月28日到5月26日,中信建投密集發布了4篇以“牛市”為標題的策略報告。在2015年5月26日,發布了一篇名為《牛市邏輯再次共振》的策略周報。


文中的主要結論是:“短期來看,我們認為隨著地方債務發行的落地,對于金融股的抑制階段性解除,在牛市的寬松邏輯、穩增長加碼邏輯以及改革深化邏輯繼續共振的大背景下,上證指數有望有效站上4600  點并向5000  點發起沖擊。”


彼時,上證指數已經離5000點觸手可及,但是也是站在了懸崖的邊上。


2015年6月22日,中信策略發布了一篇名為《等待邏輯修復》的策略周報,在該文中,總體的觀點是:牛市的大邏輯仍然沒有發生根本性的改變,當前政策對于股市的調控仍然屬于在牛市根基沒有發生明顯變化的情況下對于牛市節奏的控制,只不過當前的無風險收益率下降邏輯過渡到了引領資金向實體經濟過渡的階段。


并且認為,震蕩中樞已經形成,但我們認為在這輪轉型牛市的上漲邏輯沒有改變前,任何調整都是上漲趨勢中的浪花,密切關注牛市邏輯的修復。


有意思的是,彼時周金濤的名字,已經幾乎從中信建投官方渠道披露的研報中消失。即便是訂閱號《中信建投策略周金濤》(周金濤為宏觀分析師)里,署名中信建投策略的文章,均出自于或安尉,夏敏仁,或王君、李而實,不見“濤聲”。


事實上,彼時牛市的頂峰已過,在此后的一個月內,上證指數跌從5178點跌至3500點以下,并且此后持續下跌。非周金濤的策略報告,均出現較大程度的誤判。


在2015年的研究報告中,中信建投研究所出現了一個怪相——在2014年中期策略與2016年中期策略都有跡可循的情況下。中信建投策略竟然沒有發布2015年中期策略。


不知是中信建投策略內部歧見過大,還是5000位置評論股市走向太過敏感。


周金濤的頂部預言


時間到了2015年10月14日,大盤已然塵歸塵,土歸土。這時,訂閱號“中信建投策略周金濤”突然發了兩篇舊聞,既周金濤的《全球變局》二論,暗示中信建投曾建議過減倉。


這兩篇舊聞,一篇寫于2015年6月8日,一篇寫于2015年6月29日。6月8日的尚且溫和,文中認為5000點以上風險收益已經不成正比;而6月29日,周金濤直接在題目中寫到三季度是《資產配置的垃圾時間》,意思在明確不過。


對中國而言,中國社會和經濟到達重要階段,第三庫存周期的反彈將向我們昭示中國創新和改革的成果,這是一個決定中國未來二十年轉折階段,所以,這里既存在核心的利益,也有可能是轉換為核心風險,所以,所謂的資本市場的牛市能走多遠,走多高,目前看確實沒有定數,我們不能認可任何判斷,因為本來現在就是一個風險收益的轉折點。從這個角度看,流動性的邊際高點是否代表市場的高點,存量資金的資產配置是不是持續向股市轉移,根本還是取決于未來三年中國的制度變革。


然而在訂閱號“中信建投策略周金濤”6月份的研報中,我們并沒有找到這兩篇舊聞的痕跡。在邁博匯金的研報系統中,周金濤的這兩篇文章也并未收錄……


而在此后,2016年頻頻放出牛市觀點的安尉淡出了投研圈子,王君則在與周金濤共同獲得新財富獎后,轉投華創證券。


2015年11月,周金濤在出席某活動的時候表示:中國經濟已經接近底部,并且其給出了對2016年的看法。


其在演講中,將2016年的預測歸納為三點:第一點是,2016年全球經濟會出現經濟滯脹;第二點是,從2016年一季度以后,全球將出現一次短周期的復蘇;第三點是,從周期的角度來看美元將進入牛市,并且認為未來的美元牛市的強度可能會比以往兩次美元牛市要低。


事實上,牛市與底部的不同在于,牛市的瘋狂或許并不能完全從經濟、利率等經濟學理論去預測,而底部恰恰相反。周金濤一直認為“低息環境沒有牛市”。


而如若不是資金杠桿,2015年又何來牛市?周金濤作為宏觀分析師,又怎能整日與情緒為伍?


本文系環球老虎財經原創文章,未經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广东11选5开奖体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