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維碼
環球老虎財經

商務合作 請您聯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email protected]

滿足以下條件,獲得更高通過率:

1、貴公司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貴公司正在進行并購重組或戰略調整 3、貴公司正在發生重大融資 4、貴公司的產品具有行業性的重大意義 聯系電話: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舉報或投訴可聯系:
[email protected]

A股再融資要“重大松綁”?這也許是股市未來最大的變數!

環球老虎財經 趙云帆57580604/03 22:39

日內,再融資出現“重大松綁”的傳言甚囂塵上,甚至有人將具體放松“細節”也公布了出來。也有人說再融資大幅放寬僅限于證監會討論階段,真正的落實還遠未來到。無論如何,每次再融資大潮,勢必會帶來行情的大起大落。

標簽: 再融資 定增 資產重組

傳言已久的“再融資重大松綁”,或許正漸行漸近。


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目前監管層計劃修改再融資政策,其中備受關注的內容,包括鎖定期滿后無減持限制,增發企業盈利要求下降,定增時間窗口加大,定增允許規模變大。


具體來看,放寬的核心要點包括:


1、三年期鎖價定增,允許董事會前鎖定發行價格,改回和原來一樣;


2、證監會批文有效期由6個月放寬到12個月;


3、發行股本規模由現在的不超過本次發行前總股本的20%提升到50%;


4、主板、創業板定增投資者分別由10、5名放寬到35人;


5、投資者鎖定期滿后,原減持新規要求12個月內減持不超過50%,這條刪除,放寬減持規定;


6、關于創業板定增,要求連續兩年盈利改一年,刪除前募資金使用良好的限制條件。


從上述規定來看,除去上市公司能夠兼并重組的公司范圍大舉擴充,時間成本更短之外,鎖定期到了以后,增發股東也能盡快減持其手中股票。


這一措施的影響范圍預計較大,因2015年市場繁榮或起源于2014年針對創業板再融資辦法的出臺以導致創業板內涵與題材的擴容;而2016年、2017年、2018年市場蕭條主要由于2014、2015、2016三年定增解禁壓力緩慢釋放所致。


2017年2月,證監會發布了《發行監管問答—關于引導規范上市公司融資行為的監管要求》,旨在抑制市場存在的過度融資、募集資金脫實向虛等現象。這份文件在此后被稱為“再融資新規”。


而在此后,配合減持新規等規定,A股花了2年時間消化減持解禁與其造成的市場流動性風險。


此次松綁,便是對“再融資新規”要求的松綁。


傳言之中,多家媒體對這一重大消息進行求證。第一財經采訪券商高層稱,據其了解,證監會內部確實開會討論過,但是規則修改不是證監會層面的問題,短時間預計很難有進展,“暫時可能就是先討論一下,就放在那了”。


隨后,上證報也就這一問題采訪了監管人士,卻得到了相對肯定的回答:“為更好支持上市公司發展,證監會準備就有關再融資的政策作再評估。”


 


再融資“風向”已變,或為拯救公司流動性


 


作為再融資“重大松綁”的背景,A股的再融資環境,早已今非昔比。


過去三年,國內A股再融資數額從2016年的19599億,下降至2017的14922億,再到2018年僅剩10729億,創下了自2014年以來的新低。而由于2017年開始,證監會明顯對定增加配套融資以及現金認購的方式大開綠色通道,對增發股票的再融資審核趨嚴,A股如今實際股權融資能力比起2015年的下降幅度,比上述數據更為驚人。


2017年,再融資新政擲地有聲。新規鎖住了定增價格,定增規模,定增募資投向和定增周期。游戲、虛擬現實、互聯網+等題材應聲熄火,創業板股票由于主業低迷,造血能力被奪,大量企業出現求生無門的狀態。


而由于A股平臺的造血能力堪憂,再融資周期時間跨度大,其間接造成A股存在較高債務杠桿的上市平臺出現眾多流動性危機的局面,雷在債券市場率先起爆。


2018年,國內共計120只債券違約,涉及債券余額合計 1173.61億元,違約金額近三倍于2017年同期數額。


2018年10月,債市信用違約出現近年的最高峰!當月合計32只債券違約,涉及違約金額256億,其直接導致信用利差加速擴大,債市趕底,市場整體流動性收縮。


不過,恰好是在10月,證監會在短短30天時間中對并購重組望聞問切,相繼針對并購重組進行了5輪答疑及發言人置評,推出了“小額快速”并購審核機制、一項并購重組“松綁”措施、兩份關于再融資審核的財務知識問答的文件,將IPO被否企業籌劃重組上市的間隔期從 3年縮短為 6個月,以及發布了修訂后的《監管問答》。


由此,再融資政策的轉向似乎悄然開始。


 


再融資,想說愛你不容易


 


再融資行為往往讓人又愛又恨。再融資的正面是上市公司借助再融資實現資產質地推陳出新,背面是實際控制人或重組標的原股東利用再融資規則實現套利與套現。


再融資高峰期往往與市場的牛頂至熊肩區域重合。


如2007年大牛市,A股累計實施再融資190起,合計融資3940億元。而在2008年熊肩區域,A股在2018年1月2月兩月瘋狂再融資2000億,上市公司老板們再融資的欲望一下子膨脹了起來。


類似的,2015年大牛市,上市公司通過定增和配股募集資金合計1.24萬億,2016年再融資募集資金超過1.3萬億元,熊市融資更甚牛市。


更多的定增計劃在2016年胎死腹中。于2015年大量通過停牌對定增價格進行“保價”的上市公司定增計劃,在2016年因定增投資人與監管層多重施壓,被迫在復牌前中止定增或下調定增價格,但多數后續仍舊無法順利完成融資。


更深遠的影響來自于解禁減持——2016年上市公司重要股東(持股5%以上,董監高與親屬)合計套現3609億,為除2015年以外最高水平,338方重要股東出現清倉式減持,利用定增高送轉掩護出逃者更絡繹不絕。


而由于2015年定增解禁股在2016年大量減持出逃,A股長期被減持壓力壓制,市場情緒一蹶不振,公司的重組計劃往往被證監會發審委用“拖字訣”按在書桌文件夾下。


2017年,證監會從新出臺減持新規,才部分壓制了定增套現的壓力。


追究再融資背后的真實意圖,實則魚龍混雜,各懷心事。而趁著股價高趕快融資的是最多數的人,如2007年的浦發銀行。


當時的浦發銀行并不缺錢——2007年,浦發銀行現金流水平大幅改善,經營性現金流凈流入達到554.26億,同比增速達到161.57%!每股經營現金流凈流入12.7元,現金流注入猶如江河倒灌。


但當時,浦發銀行依然宣布了總額達300億元的再融資,融資價格為每股40元左右。相比之下,當時浦發銀行的每股凈資產僅為6.5元,融資價格相當于市凈率比例為6.15倍。而這與如今銀行股在1倍市凈率的狀態相去甚遠。而浦發銀行也靠著這筆融資,在此后的銀行股業績增速也多年領先同行。


然而,該筆再融資回本的時間,是在8年后的2015年。


如浦發銀行一樣的還有中國平安——靠著一筆800億的融資,中國平安的業績增速在此后于一種大型保險企業中一騎絕塵。然而這筆800億融資回本的時間卻要等到2017年10月A股白馬股牛市,其相隔定增時間已逾十年。


再融資放寬,機會與風險并存,你準備好了么?


本文系環球老虎財經原創文章,未經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广东11选5开奖体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