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 二維碼
環球老虎財經

商務合作 請您聯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email protected]

滿足以下條件,獲得更高通過率:

1、貴公司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貴公司正在進行并購重組或戰略調整 3、貴公司正在發生重大融資 4、貴公司的產品具有行業性的重大意義 聯系電話: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舉報或投訴可聯系:
[email protected]

盛虹控股再秀資本運作:110億資產借殼,全力護航800億“大煉化”?

環球老虎財經 鞏舒心20264806/17 13:18

110億元的大手筆借殼重組終于靴子落地。6月13日,丹化科技晚間公告稱將作價11億元收購斯爾邦100%股權。經過股權穿透后發現,這則早在5.30號就開始籌備的重組完成后,盛虹石化將取代國資成為丹化科技的控股股東,丹化科技的實控人也將變成繆漢根。而此次也不是繆漢根第一次借殼將產業實現上市。似乎,盛虹控股的一系列動作正是為了實施其連云港”大煉化“項目,據悉,該項目投資高達776億元。

標簽: 丹化科技 借殼 化工

6月13日,丹化科技晚間公告,公司將耗資近110億元收購斯爾邦100%的股權。經股權穿透后發現,交易完成后,盛虹石化將成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東。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盛虹控股旗下盛虹科技混改具有國資背景的東方市場曾被看作國資改革試點案例。而此次借殼對象丹化科技同樣具有國資背景,而此前盛虹將PTA資產注入到東方市場,這次是否是將斯爾邦MTO資產以同樣手法注入丹化科技也同樣值得關注。


其實對于盛虹控股的控制人繆漢根來說,其近期頻繁的大動作無不是因為其要實現煉化一體化的雄心。石油、PTA和MEG價格的大起大落,造成化纖企業的周期性較為明顯。打通上下游,穿越周期波動,也就成了許多化纖企業的夢想。


實施上,煉化一體化,吃干榨盡原油煉化的各個環節,也是幾乎所有化工企業的理想。或許,若是有兩家上市公司護航,盛虹控股將在資金問題上更加從容。


借殼丹化科技


6月13日,丹化科技晚間公告,公司將以3.66元/股的價格向斯爾邦全體股東收購斯爾邦100%的股權,標的的預估交易價格為110億元。早在5月29日,丹化科技在停牌前突然漲停引起投資者關注,如今丹化科技終于官宣。


根據本次交易的預估作價測算,交易完成后,盛虹石化及其一致行動人博虹實業將持有公司約63.86%股份,盛虹石化成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東。丹化科技6月14日復牌錄得漲停板,收盤價4.31元/股。


資料顯示,丹化科技目前第一大股東為江蘇丹化集團,由丹陽市人民政府實際控制,是一家不折不扣的國資背景化工企業。


此次交易前,丹化科技主要從事煤化工相關產業,主營煤化工產品、石油化工產品及其衍生物的化學工業前沿技術的深度研發、工程化、技術轉讓等業務,產品結構相對單一。2016年至2018年,公司扣非凈利潤分別為-1.71億元、3442.56萬元及-1196.76萬元。


相比之下,斯爾邦的業績則表現相對較好。2016年至2018年,斯爾邦累計實現營業收入209.05億元,累計實現凈利潤10.77億元。資料顯示,斯爾邦的股東包括盛虹石化集團、連云港博虹實業、建信金融資產、中銀金融資產,董事長為廖漢根。其中,第一大股東為盛虹石化集團,持股比例69.69%,而盛虹石化集團屬于盛虹控股旗下。


丹化科技方面稱,與斯爾邦的重組推進有助于企業實現產業協同。在此次借殼上市的交易中,盛虹石化、博虹實業也做出了業績承諾,斯爾邦2019年、2020年、2021年扣除后凈利潤合計不低于28.5億元。


有趣的是,此次“借殼”交易前,丹化科技曾籌劃過一起重大資產重組。不過并沒有成功,盛虹石化可以說是撿了漏。


2018年8月丹化科技曾披露,丹陽市國資辦擬引入河南能化作為戰略投資者,對丹化集團進行重組。但丹化科技在今年6月13日發布公告稱,由于市場環境發生變化等因素,經過各方充分協商和審慎研究論證,決定終止引入河南能化作為戰略投資者對丹化集團進行重組。


混改東方市場


此次借殼交易,無疑是民資借殼國資的重要改革,但對于盛虹控股來說,卻并不陌生。


早在2017年,盛虹控股旗下公司盛虹科技就曾成功混改東方市場。公開資料顯示,東方市場于2017年3月開始啟動重大事項停牌,向盛虹科技、國開基金非公開發行28.11億股,收購二者合計持有的國望高科100%股權,涉及金額高達127億元。2018年8月31日,重大資產重組順利完成。


而此次盛虹科技借殼的東方市場的實控人是蘇州市吳江區國資辦,合計持有上市公司37.52%的股份。交易完成后,東方市場將由國資控股變成國資參股,盛虹科技將持有東方市場68.71%的股份成為新的控股股東。混改完成后東方市場也更名為東方盛虹。


該重組民營資本取代國有資本占據了控股地位,并且改組了董事會及經營層,當時被認為是“江蘇國企改革重要試點案例之一”。另外,這種以民營資本控制企業混改,要格外注重注入的資產質量和盈利能力。


而此前盛虹將PTA資產注入到東方市場,這次是否是將斯爾邦MTO資產以同樣手法注入丹化科技也同樣值得關注。


資料顯示,斯爾邦目前擁有全球最大單套MTO裝置,年產能240萬噸。而丹化科技控股通遼金煤(76.77%)、參股河南洛陽永金化工(21.1%),其中通遼金煤是一家產能30萬噸的煤制乙二醇工廠,永金化工則是20萬噸,兩套大型裝置未來如果能夠合并到一家上市公司,那么將是除了煉化一體化之外,涉及化工期貨品種最多的公司。


對于此次重組斯爾邦石化,丹化科技回應稱,本次交易引入優質民營資本成為上市公司控股股東,并以發行股份購買資產的方式置入優良資產。通過優質資產與上市公司之間的深度整合,進一步盤活國有資產并實現保值增值。


煉化一體化的雄心


其實對于盛虹控股的控制人繆漢根來說,其近期頻繁的大動作無不是因為其要實現煉化一體化的雄心。


早在2014年,盛虹集團便率先在連云港啟動煉化一體化項目。2019年3月,主營業務為滌綸長絲產品的東方盛虹便不斷斥巨資向化纖上游產業鏈延伸,以10.1億元現金完成對盛虹煉化100%股權收購,并通過石化產業以貨幣方式對盛虹煉化增資70億元。


2019年4月初,公司又公開表示,擬非公開發行不超過30億元綠色公司債,全部用于煉化一體化項目建設,加快煉化一體化戰略布局。


截至當前,盛虹煉化一體化項目總投資約775億元,年加工原油能力1600萬噸,年產芳烴280萬噸、乙烯110萬噸,預計將于2021年建成投產。


而繆漢根如此大手筆執著于煉化一體化,則可能和化纖企業所在的產業鏈,受上游石化行業影響較大有關。石油、PTA和MEG價格的大起大落,造成化纖企業的周期性較為明顯。打通上下游,穿越周期波動,也就成了許多化纖企業的夢想。


東方盛虹董事長繆漢根也曾表示:“建設大型煉化一體化項目,不僅能解決上游原料依賴進口的問題,也能緩解國內中間原料緊缺的現狀,對整個石化行業邁向集約化、一體化、高端化也將起到積極作用。”


資料顯示,不止東方盛虹,國內從事化纖產品的恒力股份、桐昆股份、恒逸石化、榮盛石化、新鳳鳴等企業,也紛紛向上游進軍。


本文系環球老虎財經原創文章,未經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

广东11选5开奖体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