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取
下拉 二維碼
環球老虎財經

商務合作 請您聯系 胡坤云(15538185779) WX:hukunyun335 [email protected]

滿足以下條件,獲得更高通過率:

1、貴公司為A股、港股、美股上市公司 2、貴公司正在進行并購重組或戰略調整 3、貴公司正在發生重大融資 4、貴公司的產品具有行業性的重大意義 聯系電話:13681646214(同微信)
信息舉報或投訴可聯系:
[email protected]

TCL配解直錕,李東生拯救股價祭出大招?

環球老虎財經 鄭灼瑩684552019/11/21 21:19

李東生一直有一個疑問,為什么TCL集團的股價一直萎靡不振?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李東生開始尋求與資本玩家們的合作,減少資本市場直接減持對TCL集團股價的后遺癥。“中植系”解直錕則是李東生相中的合作對象。 可資本玩家就等于股價?李東生似乎把問題想簡單了。

標簽: TCL集團 李東生 資本市場

 


“定增狂”李東生這次改了套路,改玩產業投資基金了。


11月20日,TCL集團公眾號發文,TCL集團擬與多家合作方共同設立股權投資基金——廣東融創嶺岳智能制造與信息技術產業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以下簡稱“融創嶺岳”),目標規模為30億元,TCL集團為基金最大出資方,基金管理人為中新融創。


這不是李東生今年要設立的第一筆基金。8月份TCL集團發布公告稱擬參與設立重慶中新融鑫基金,目標規模為23.1億元,其基金受托管理人也為中新融創。


TCL集團在在18日晚公告中表示,公司參與設立投資基金,可調動和協同多方產融資源,可以滿足公司半導體顯示產業鏈的上下游布局和橫向整合需求,同時通過也可以獲取財務收益,拓展以產業為牽引的產業金融和投資業務。


老虎財經發現,這家名叫中新融創的私募管理機構背景似乎不簡單,表面上TCL集團是大股東,但實際控制權卻和董事會成員都指向一個老牌資本系,“中植系”。


邀入“中植系”


根據公告,TCL募集的基金共分兩期,首期目標募集規模為20.3億元,后續目標募集規模9.7億元。其投資方向為投資智能制造與信息技術產業及相關服務升級的應用領域有發展潛力的公司。


其中前海中新融創、寧波創溢為中新融創控股子公司。其他資方包括上市公司荃銀高科,以及廣東國資旗下產業投資基金廣東粵財產業投資等。



圖片來源:TCL集團公告


幾個月前,2019年8月13日TCL集團發布公告稱,公司擬參與投資設立重慶中新融鑫投資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簡稱“重慶中新融鑫”)。投資方向為是重點投資于TCL產業上下游相關產業、新材料、醫療健康、信息技術、高端裝備與制造、能源環保等行業有發展潛力的公司,以及新三板、VIE回歸和上市公司定向增發、協議轉讓、大宗交易等。而在該基金中,重慶中新融創、中新睿銀均為中新融創全資子公司。



截圖來源:TCL集團公告


在兩筆產業基金投資中,中新融創為絕對的高頻詞。而中新融創的背景也毫無隱瞞地指向“中植系”與解植坤。


目前在中新融創持股比例上,TCL集團持股49%,北京中海嘉城資本管理有限公司持股40.8%、西藏盈豐嘉誠投資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10.2%。但是,股權穿透后,解直錕持有西藏盈豐嘉誠權益合計67.68%,持有中海嘉城資本合計100%。




來源:企查查


也就是說中新融創是由傳說中的資本大佬解直錕直接控制的私募公司。


有意思的是,TCL集團與“中植系”人馬自從后者入股并派駐中植集團副總裁桂松蕾進駐之后便早有聯系。2015年初,TCL集團曾公告稱,全資子公司新疆TCL股權投資有限公司擬與中新融創簽訂《戰略合作框架協議》。TCL股權與中新融創將共同投資設立一家有限責任公司,從事股權投資業務、投資咨詢業務、投資管理業務;并擬進一步設立規模為5億元的產業整合與并購基金。不過后續動態,不得而知。


而中新融創董事長桂松蕾也在2014年至2015年間進入TCL集團,擔任董事職位。2015年TCL集團財報顯示,桂松蕾因工作原因于2015年8月請辭。


如今李東生與解直錕再續前緣,這種產業玩家和資本玩家的違和搭配,或許是為了一解李東生心中的疑惑。


李東生的股價之惑


也就是在今年8月,在宣布成立產業基金前后,李東生在半年報發布會接近尾聲時,向在場的記者發出過一個靈魂拷問:


“我一直有一個問題沒弄明白,TCL這么一家努力的公司,PE只有同行的1/3,給股東分紅也算慷慨,業績面這么好,怎么股價就這么低?”


其實,大部分TCL集團的小股東都對TCL集團股價有著切膚之痛。


截止11月20日,TCL集團股價3.48元,過去2年下跌21%,3年上漲10.33%,4年下跌7.32%,5年上漲22%,10年上漲61%;如果折合成股權收益,5年年化收益率4%,10年年化收益率4.8%。這個成績尚且比不過早些年的貨幣基金。


而除了李東生之外,幾乎所有小股東都知道TCL集團股價為什么常年低迷。





(TCL集團十大股東)


僅從過去三個季度的十大股東名次來看,三季度TCL集團凈減持的十大股東有三個,合計減持力度達到總股本的2%。半年報中,TCL集團前十大股東凈減持的股東達到四個,合計減持力度達到總股本的2.7%。一季報,TCL集團前十大股東凈減持的股東達到三個,合計減持力度達到總股本的1.87%。


而為了讓這些股東出逃,李東生甚至愿意“自掏腰包”。


2019年4月29日,6月6日,李東生曾經宣布分別耗資3億,6億增持TCL集團股票,增持股票分別為9260萬股和5510萬股。


老虎財經發現,這則貌似市值管理措施的背后有著非常不堪的事實。公司的第三大股東湖北長江合志漢翼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在上述兩天中,利用大宗交易席位長江證券惠州下鋪路營業部向李東生過度手中股票,數額恰好為9260萬和5510萬股。值得注意的是,長江合志漢翼在此前并未公布任何減持計劃,其或源于大宗交易披露義務非強制。


而就這么一筆減持,竟然被李東生偽裝成了市值管理增持,讓人既好氣又好笑。


TCL集團重要股東減持并非源發于2019年。2016年,2017年,2018年三年,TCL集團均有重要股東減持的情況發生,而如此大面積,高頻次,貫穿多年的減持行動,來源于TCL集團多年綿延不絕的定增,來源于李東生不吃飯不睡覺也要達成的“夢想”。


李東生的夢想與定增后遺癥


TCL集團董事長李東生,一個企業家,也是一個指標運作高手。對于一個企業家來說,公司發展壯大是極其重要的。上市前后,TCL集團先后收購了湯姆遜電視、阿爾卡特手機、黑莓等資產,但是這也讓TCL連續幾年虧損。


為了并購及擴大規模。2009年TCL集團開始了瘋狂的定增時代。數據顯示,2009年TCL集團定向增發3.51億股。2010年TCL集團增發13.01億股,2014年增發9.17億股,2015年增發27.28億股,2017年增發13.01億股。


而定增的目標,從增資華星光電,到研發產線,建設工廠。


在融資背后,李東生可謂嘗盡人間冷暖,“磕了無數個頭”。2014年TCL推出了57億規模的定增方案后,李東升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說“中國制造業投資回報率偏低,投資回報時間長,而資本市場很浮躁,不愿意把錢投到制造業。”“當時我要融資60億,我使了吃奶的勁兒,上門磕了無數頭,人家才掏錢的,政府經過研究之后認購了1個億,發動團隊認購12億,最終融資額不足預計,只融了57億。”


此外,有些產業基金的參與也不是簡單的財務投資,而是會參與公司的決策經營。


通過定增等方式,公司發展了,但是同時股權也被稀釋的嚴重,當前TCL集團股權極度分散。


2018年10月,TCL集團認繳2.45億元,成為中新融創大股東。雖然,TCL集團沒有發布公告,表示其持股中新融創,但是成為中信融創大股東這件事,著實讓TCL提升不少底氣。據悉,TCL集團在2018年業績交流會上表示,上市公司未來2年不定增。TCL集團的創投時代開啟。


其實TCL集團2009年就創立了TCL創投公司,2015年TCL集團產業架構被調整為新的“7+3+1”結構,“1”則指的是TCL集團創投及投資業務群。不過彼時有市場分析稱,TCL集團若現金流充裕,通過創投獲得高收益自然沒錯,但如果是使用公司閑置資金進行投資,一旦發生風險,公司業務或也要遭受影響。


2018年底,李東生大刀闊斧進行改革。2019年4月,TCL集團完成重組剝離智能終端及配套業務,在剝離上述各項業務后,TCL華星和產業金融及創投板塊成為上市公司主要資產,其中主營半導體顯示及材料顯示業務的TCL華星被視為核心業務。


而在配套剝離業務融入華星光電的過程中,一批華星光電的老古董通過換股獲得TCL集團公司股票,完成減持套現。


而前文所述的長江合志漢翼便為2016年通過增資進入華星光電的公司之一。


但是這一場“豪賭”,目前并沒有給李東生帶來足夠優秀的回報。2019年TCL集團三季報數據顯示,1-9 月,TCL 華星實現營業收入 245.6 億元,同比增長 28.4%,實現凈利潤 13.0 億元,同比下降 28.7%。


換湯不換藥


或許李東生也意識到,再用定增來融資,到時候接盤的又會變成自己——就如接盤長江合志漢翼一樣。所以,李東生看到了愛爾眼科的產業基金的路子,便開始效仿,似乎也變得順理成章。


“中植系”常用的手法是低調潛行上市公司,并通過多個資本平臺度介入公司股權,在幕后全盤策劃乃至實際控制。中新融創作為中植系一員,此前也是會通過各種方式成為上市公司第二或者比較靠前的股東,對上市公司有重大影響力,然后引導上市公司進行并購重組,或者共同成立并購基金,再進行并購重組,通過資本運作實現持股市值的飆升。


通過定增方式持有上市公司股份,股東退出較為方便。但是“減持新規”的公布實施后,專注于定增的中新融創受到打擊,其獲取收益的模式或許也在進行重大調整和轉型。而TCL集團似乎也要在未來和中新融創進行某些資本運作上的對壘。


而值得注意的是,按照過往“中植系”的操作手法,即便TCL集團實現通過產業基金的方式鎖定資產進行體外繁殖,一旦TCL集團決定向產業基金收購資產,那么像產業基金購買資產,勢必又會涉及配套融資或者增發股本收購。無論怎么做,TCL集團仍然會繼續遭遇增發股本擴股,減持的配股方綿連不決,TCL集團的股價何時能不受減持滋擾,可能還是一個未知數。


如需轉載請與上海鳴應信息技術有限公司聯系。未經上海鳴應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違者必究。版權合作及網站合作電話:021-80316510

广东11选5开奖体彩 闲来麻将招代理吗 什么小说网站写小说赚钱吗 广发彩群 上海百搭麻将图解 哈尔滨麻将群不要押金 王者捕鱼怎么玩才能赢 捷报比分网 德州麻将棋牌厅 500万彩票群 在家正规赚钱 棒球比分直播荷兰德国 棒球比分直播捷报 大发娱乐首页 现在做代理赚钱免费的 河南11选5 赚钱的作弊码